云层层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信蝉】深情留不住,颜值得人心02

前文链接  01

游戏打到后期,韩信的脸色越来越差,仿佛下一秒,就会摔手机骂人。

[前期节奏那么好,孤儿队友。]

[逐梦之影就前期强势。]

[好的梦影没有后期,主播自己说的,打脸吗?]

[信吹呢?再叫一声?]

[666666]

[辣鸡主播。]

中路又开始了一波团战,虞姬被抓,项羽被迫开团,逐梦之星被捶死了,法师过去救。

一片混乱,韩信却没有参团,绕后去断兵线。

[为什么不参团?]

[孤儿韩信,那么高经济,没输出。]

韩信解释,“这局只能这么打,团不过,只能断线,到时候他们打完了,没兵线一样上不了高地。”

韩信瞅了一眼队友,就还有一个法师活着,逐梦之音在自己的圈圈里面丝血被对面五个人锤。

“反复横跳啊,死了,好菜啊,这么辣鸡还抢我蓝。”

[你行你上啊。]

[你今天为什么就怼这个法师。]

[辣鸡韩信。]

“我是看她玩的还可以才喷的,其他孤儿爸爸都不屑于喷。”

[信爹又在认儿子。]

[恭喜中路,喜提信爹一个。]

韩信断完线,对面控制都丢貂蝉身上了,五个残血散发着诱人犯罪的香气。

“太好了,队友都死光了,我要五杀了。”

韩信挑起对面ad,就开始秀,疯狂秀,头皮发麻的秀。

韩信 击杀 孙尚香

韩信 击杀 明世隐

韩信 击杀 小乔

韩信 击杀 庄周

貂蝉 击杀 宫本武藏

[??????]

“五杀……”韩信愣住“???”

[韩信:怀疑人生]

“不对啊,一二三四五,怎么是四杀?”

[韩信:怀疑数学]

“这四怎么肥四?!!”

[吓到平翘舌不分。]

[哈哈哈哈哈哈]

[截屏,沙雕表情包]

[被逐梦之音的花圈炸死了。]

[被花圈炸死。]

[被圈圈抢人头。]

[闪开,我要五杀了。]

[主播看起来好可怜。]

弹幕科普,逐梦之音的大招消失的时候,会炸一下,造成法术伤害。

“艹,”韩信摔手机,“五杀之仇,不共戴天。”

另一边,貂蝉捧着手机,“诶,我居然杀人了?我有人头了?!我不怕被举报了!!”

菠萝:“……”

韩信下播,“明天的直播鸽了,后天?也鸽了,我要去录节目,嗯……就是那个农药的综艺。”

[咕咕咕]

[主播发出鸽子的叫声]

[下期吗?我女神要去]

[上次停电鸽我们,仿佛是前天的事情。]

[貂蝉!貂蝉!貂蝉!]

[上上次鸽是因为停水。]

[主播能跟女神合影吗?]

[信鸽,看在录节目的份上,原谅你]

[咕咕咕咕咕咕]

[这次的理由很充分,咕咕咕]

[所以,为什么停水也要鸽直播?]

韩信扫了一眼弹幕,啧了一声,关掉了。

“貂蝉?”韩信喃喃,“这名字好蠢。”

  ———————————————————————

貂蝉:诶诶诶,我有人头了!!

韩信:我恨

















【信蝉】深情留不住,颜值得人心01


流量花旦貂蝉×网红主播韩信

舞台上蹦蹦跳跳,闪光灯下甜甜的笑,貂蝉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人设就是这样。

现在社会压力多大啊,人们就喜欢看这种“甜妞”,穿着圣诞节的大红装扮,蜜色的头发,眼睛大大的,睫毛翘翘的,口红鲜艳夺目,显得气色好极了。

她就是大众情人,她笑起来,蜜糖一样甜入人心,人们就跟着笑了,忘了工作压力,忘了学业烦恼,大家都喜欢她。

托了这幅好皮像的福,貂蝉在四大花旦里面排第二,但人气是最高的。



操作风骚,意识淫荡,你的野区我的家,人帅的一匹,韩信是一个剧毒的游戏主播。

明明可以帅断腿,吸一波老婆粉。可是精通花式骂队友,必定嘲讽对面,拿颜值当狗屎,日常脸都不洗的韩·直男·信愣是留不住女粉。

最后一个女粉走的时候说,信鸽,洗洗脸,眼屎揩干净。

但是颜值粉走了还要技术粉,技术粉里面还有脑残粉,再加一些风雨无阻天天来直播间骂人的黑粉。

韩信还是一个人气主播,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黑粉多到令人发指。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少女爱豆跟老狗逼的相识。


韩·老狗逼·信在高端局排位连续遭遇演员,于是开了小小号黄金局虐菜。

[要在黄金局大杀四方?]

[菜鸡主播,也就能打打黄金局。]

[bgm是什么?]

[信吹呢?刚刚不是还在叫吗?]

[逐梦之影怎么出装?]

[爱的自杀,再问供养]

无视没有意义的弹幕,韩信点开匹配,然后开始选英雄,三楼四楼秒选法师射手,逐梦之音和逐梦之星。

[秒选,要凉。]

韩信往后一仰,放松的靠在椅子里,懒洋洋的回答弹幕,“逐梦之影啊,出回响帽子法穿杖。”

[哈哈哈哈,神装就是贤者之书。]

[李时珍的皮。]

[对的对的,回响帽子法穿杖。]

[圣杯也是必不可少的。]

一楼二楼项羽虞姬,韩信内心mmp,但是还是选了逐梦之影。

然后,然后双手离开了屏幕。

[哈哈哈哈]

[主播这是放弃了吗?]

[6分了]

貂蝉跟赵云分手的事情刚刚曝光,星博上热搜挂着,连之前和吕布的恋情也扒出来鞭尸。

她推了通告猫在家里打游戏,经纪人菠萝跟她是一条心的。

现实生活中的貂蝉并不是一个甜妞,卸妆之后神色难掩疲惫,带着家里不接工作的时候头发打结,脸也不洗,通宵打游戏面色奇差。

手机响铃加震动,貂蝉醒了,恶声恶气的接通,“赵云死了?大早上催魂啊?”

菠萝把电话离耳朵远一点,然后说,“不是,蝉哥,给你接了个综艺。”

“不去,又要问分手的事情,烦死了。”貂蝉恼火,胸口一口恶气。

“是个游戏综艺,就你老玩的农药,都是游戏粉,一点不八卦的,蝉哥。”菠萝化身芝加哥打字机,语速飞快,生怕貂蝉挂电话。

貂蝉有起床气,早上的电话只接一通,只听想听的,不然直接挂断关机,天大的事都要九点之后再说,屁大的事就不必讲了。

“……哦。”

“那你最近练练技术。”

“晚上双排,退朝。”


马可波罗一遍往红buff草丛摸去,一遍问,“蝉哥,你跟赵云……”

貂蝉清兵,无情打断,“和平分手,还是朋友。”

马可波罗一遍打红buff,继续问,“那吕布……”

貂蝉收完兵线,摸向蓝buff草丛,“爱过,闭嘴,谢谢。”


然后韩信反蓝回来,家里的buff一个都没有了。

懵逼的韩信戳着野猪,道,“岂有此理。”

“什么孤儿,我怎么到四级?”

“投了投了。”

[梦幻开局,哈哈哈哈]

[6666666]

[主播心态蹦了]

[一个buff都不给我]

[bgm是什么?]

———————————————————————
先写到这里。



















我最近在喝一种很甜的药,发腻,发酸,喝到一半我已经只能感觉到酸了,喝完的时候口中只余酸涩。

可是喉咙却甜甜的,苦来回甘,痒痒的。

【信蝉】深情留不住,颜值得人心(记梗)

我又来了,又想写信蝉,人设是,流量花旦貂蝉,先后跟吕布赵云传过绯闻,但是都吹了。
为啥,因为忍受不了她的自私和坏脾气。
貂蝉的人设不完美,大概就是熊孩子人设,但是颜值高的一匹。
她身边从来不缺人,虽然在了解过她的人都走了,但是总有人还是因为她的脸而前仆后继,然后再离开,但是她不在乎。
至于信哥,游戏主播,骂人技术跟操作技术一样6 ,性格也不咋地,颜值贼高。
两人先在游戏认识,韩信喷了貂蝉,两人在综艺节目上见面,熊孩子就被更熊的凶了。
貂·熊孩子·蝉×韩·不绅士·信

韩信:绅士是对淑女的,熊孩子要打到叫爸爸。
貂蝉:他瞎吗?他是不是瞎?

综艺节目上,貂蝉持美行凶。

韩信拜倒,然后,我一边吸貂蝉的美貌 , 一边喷她菜。漂亮是漂亮,菜也是真菜啊。有什么毛病吗?

坐下,常规操作。

(悲伤的发现自己合集里面信蝉的蝉打错了,哭泣。只能等电脑上改了,疯狂哭泣。)

【铠宝】天空密云05(完)

(动笔之前,我一直纠结于十一的去处,和想见的人分开的难受,写到一半,问题解决了,全世界都是助攻,温柔的世界,谢谢。)

前文 天空密云0304

至尊宝出院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跟露娜还是好兄弟的样子,背包包,带午饭,笑起来还是很温柔。

只是不再关心铠的事情之后,少年的生活圈忽然宽阔,交了很多新朋友。

对于儿子交朋友,至尊宝的父母也很欣慰,给了很多零花钱,就当交际时的公关费。

一个大把大把撒钱的散财童子,身边自然少不了“朋友”,至尊宝跟百里玄策就这么勾搭上了。

玄策是旁边实验高中的学生,成绩尚可,混迹于网吧,电玩城,棋牌室等场所。

有个哥哥,管他很严,小错不断,大错不犯。小时候被人拐走过,玄策倒是没吃亏,还认了道上有名的“兰陵王”做师傅,搞得很多人巴不得被拐。

“之前揍你的混混,我在师傅名下的赌场看见了,应该是缺钱,才去堵你。”玄策忽然说。
“你能跟他们搭上话?”头也不抬的写着露娜的作业,至尊宝漫不经心。
“当然,给他安排?”玄策笑起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带着天真的恶。
“整齐明白的,”至尊宝笑起来安静乖巧,眼底透着一样的邪气,“先把钱窟窿弄大。”

至尊宝给了玄策一笔钱,等混混们输光,欠更多的钱。

少年心性不定,玄策客串一把人生导师,至尊宝提供物质诱惑,给社会垃圾铺好了不归路。

欠的钱越来越多,钱窟窿大了,补不上啊?拿命填。

花木兰紧急出警,有人跳楼。

救下来了,是之前殴打至尊宝的一个混混。

事情交代明白,他和几个“兄弟”玩老虎机,输太多了,偷了家里给老人动手术的钱去赌。

“只要我赢了,就可以还上了,我就再也不赌了。”泪涕俱下双眼赤红的少年握紧拳头说。

“我的兄弟就不用在地下拳击场打拳了,太可怕了,呜呜呜。”

玄策被哥哥关在家里,但守约几次扬起手,却落不下去。

玄策走丢过,守约一直觉得是自己没照看好。

他是听卧底在地下拳击场的裴擒虎说的,自家弟弟带着欠了赌债的混混去打拳挣钱。

“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做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你这样跟那些垃圾有什么区别?”

裴擒虎抓了玄策给他哥送回来,至于至尊宝则是送到铠那里去,那孩子一向乖巧,肯定是被玄策骗去的。

铠先去了医院,给混混家的老人交了手术费和其他的钱。

然后医院才重新给老人挂上药,手术之后不打针,人就烂了。

铠没训斥至尊宝,只让至尊宝站在病房外面看着,对病人家属,他说自己是社会公益捐赠,因为在报纸上看到了新闻。

混混偷钱赌博的事情上报纸了,知道的人很多,不奇怪。

病人家属非常感激,一遍哭一遍说谢谢,还给铠和至尊宝鞠躬。

至尊宝避开了,受不起,难受的想逃。

铠深深的看了一眼愧疚不安的少年,扶起病人家属,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带着至尊宝走了。

“对不起。”至尊宝站在病房外,眼泪落下来,“我不知道……”

事情会变成这样。

回去的路上,天空阴霾,云压的很低,有点堵车,行行停停,时不时传来按喇叭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车里面的沉默,让气压低到呼吸难受,至尊宝偏头看着窗外。

迷茫。

空荡荡的心里,拘着恶鬼。

“你们这个年纪,容易走错,回头就好了。”

至尊宝没说话,食指按住开窗键,等窗户缓缓降下来,松开,降下来一半,风吹进来。

铠说的不是混混,而是他,一开始就错了,喜欢上不对的人,之后……错上加错,害人害己。

至尊宝都明白,可往前走是错,回头也没有人在等他。原以为,错到底,报复回去会很快意。可最后,却因为伤害了无辜的人而悔恨不已。

风吹进来,吹开少年眼前的发丝,露出略带迷茫的脸,夹带雨丝划过脸庞,至尊宝看着窗外,眼睛睁的大大的,却没焦距。

他也不想这样,谁也不想这样,不是吗?

“叔叔阿姨那边我说过了,以后你的支出归我管,你搬过来住,”铠停顿一下,继续说,“我会送你上学,社交我不会太管束你……但是晚上有门禁,十点之前必须回家。”

雨吹进眼睛里了,好难受啊。

“还有一些事情,你还小,我并不是搪塞你,”铠认真的说,“只是,最好等你想清楚。”

眼泪落下来,打在手背上,是烫的。

“而且,我也需要时间适应,如果你心意不变,”铠慎重道,“我们就在一起。”

至尊宝猛然回头,怔怔的看着铠。

“我会等,也不会找别人。”

铠说话时,很耐心,看着至尊宝,专注温柔。

后来。

至尊宝和露娜还有玄策出去看电影,完了出去吃饭,等菜的时候打游戏。

正推到对面高地时,至尊宝接了一个电话。

“嗯嗯,露娜也在,没吃垃圾食品,知道了,知道了八点回家。”

少年声线清朗,带着一点点不耐烦,也透着甜蜜。

挂了电话。

“我哥?”

“嗯,铠哥。”

露娜问铠,你那么事无巨细的管至尊宝,我都烦了,他不烦你?

铠在清洗咖啡机,闻言,答,他不会。

至尊宝跟父母分开住,缺少安全感。铠管束他,填补了父亲的角色。也照顾他,细致如母亲。铠知道他缺失的是什么,努力让至尊宝的生活完整。

希望少年的生命完整,不要误入歧途。

铠用一生去纠正,去填补,去陪伴。

“我回来啦。”少年推开门,笑着走进来。

“门禁好早啊……现在是夏天,不可以晚一点吗?”至尊宝抱怨。

“不行。”

———————————————————————
有点仓促,抱歉,end























所有人都在抓着我,可是我自己想跳下去,但他们也没有什么错,我沉浸在自己的焦虑里面,我也可以感觉周围的人在安慰我,但走不出来,有什么把我和周围的人隔开了,我们是同一种焦虑,却不能交流,我需要医生吗?心里面很窝火,灼烧肺腑,我是困在火场的人,还找不到出口。精神暴虐,身躯发沉,动弹不得,不敢照镜子,我是个扭曲丑陋的人。

【铠约】我会保护你

失忆精神崩溃铠×冷淡温柔守约,配合霉霉的safe and sound食用最佳哦。

      铠被噩梦困扰着。
      他梦见自己站在窗台上,看见一个人杀掉了他的家人。
      这个梦是延续的,每一次都会往后推进一点。        
      现在,梦里的那个人已经看见他了。
      花木兰建议他看心理医生。

     “你站在窗台上,开着灯,看见他杀人了。”庄周说。
     “是。”
     “他看见你了,用手指着你,微笑着数数。”庄周接着说。
     “是。”
     “他在数楼层啊,”庄周为难道,“那么……下一个梦里面,他就会上来了。”
     “……嗯。”
     “你觉得他会杀了你吗?另外,你看见他笑了,那你看见他的脸了吗?或者感觉他是谁?”
     “……我不知道,”铠苦笑道,“您知道梦里面是看不见脸的,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说这话时,庄周盯着铠看,铠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右下方又立刻转回来。
       铠在撒谎,庄周心道。

      “你知道,如果你在梦境死亡,你现实中就醒不过来了。”
      “……我知道,这种情况很特殊,是CURSE。”
      “对,”庄周从不责备病人的不坦诚,因为他可以从病人的动作表情中窥探真相,“但是也是有办法的。”
      “请讲。”铠端坐。

       “以前有一个叫露娜的病人,她的兄长在一夜之间杀光了族人,然后离开了家族。”
        庄周背对着铠,开始讲之前的案例。
      “然后,小女孩留下了精神阴影,开始频繁的做噩梦,依次推进,她恐惧梦中被杀死。”
        对面墙上有一面镜子,透过镜子,庄周观察着铠的表情。
      “幸运的是,她有一只宠物,叫大白,其实是一只梦琪,吞噬噩梦的梦琪。”
       铠面无表情,似乎只是在听故事,庄周心里有些吃惊,但面上不显。
     “所以,噩梦被吞噬了,她就解脱了。”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梦琪了,”铠几乎绝望,“而且也没有时间了,下一个噩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了。”
       “有办法的,”庄周回答,“梦境和现实是相通的。”
        铠的噩梦可能与他丢失的记忆有关,不过,自己只收了治疗噩梦的钱,回忆不关自己的事。
        庄周冷漠的想,可以跟花木兰说说,上工治未病,就是得加钱。

      铠离开了咨询室。
      庄周说的很简单,你在梦里反杀了那个人就行了。
      至于办法,找一个人,你觉得可以无条件的信任,并且他可以在梦里保护你,就可以了。
      强大,不会背叛你,哪怕真相对你不利,仍然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并且愿意承担风险保护你。
      而且,必须让你记住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否则进入不了你的梦境。
      对那个人,你可以坦诚灵魂。

      太难了,铠想,过去的自己做了那么可恨的事情。
      谁会原谅一个魔鬼的灵魂。
      难道不记得了,就是没有做过吗?
      梦里面,他看见了自己的脸。

       回到部队,花木兰捧着粥吹气。
       问铠怎么样了。
       铠看着花木兰,她确实强大,可是,太正直,连相恋的兰陵王都不会允许踏入长城半步。
       如果告知自己的过去……算了。
     “还好,”铠听见自己说,“还没到最坏的时候。”
     “哦,”花木兰喝了一口粥,“死不了就行,明天你守夜。”
    “是,队长。”铠无奈一笑。

      苏烈守夜,玄策还是个孩子,并不是好选择。
      铠帮着守约收拾碗筷,想,要不然晚上出去杀魔种,杀到精疲力尽,就不会做梦了。
      守约看着心不在焉的铠,伸手,扯了一把他的头发。
     “喂,这个碗已经洗过了。”
     “哦哦。”铠连忙将碗放到橱柜,然后拿起另一只碗。
       却被守约按住了手,温暖的温度从手背传过来,铠突然想落泪。
     “说吧,”守约看着这样的铠,心里忽然一软,“到底什么情况了。”

      
      
       铠如实讲了,守约沉默了。
       片刻,守约斟酌着说,“我相信你。”
       铠脊背一僵,但想到守约一贯温柔,可能只是……于是,缓缓的,艰难的说,“你没必要……”
       守约打断了铠,坚定又清晰的说,“我相信你。”
       铠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守约,眼神平静清楚,为什么。
       毕竟,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自己了啊。
       感觉,自己不可原谅。

      篝火旁,是守约温柔的脸庞。
      守约说,铠你失忆之前救了玄策,被卷入祭坛之前,玄策喊的是哥哥。
      你一定很爱你妹妹。
      不然怎么会听见有人喊哥哥就去救人呢?
      我想,当年的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
      别怕,我相信你,我会保护你的。

      Just close your eyes,
      只需闭上你的眼睛    
      The sun is going down.
      太阳已西沉    
      You'll be all right,
      你会没事的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如今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Come morning light,
      当明日晨光初现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我们都将安然无恙

      守约抱着铠,看着他的眼睛,吻他。
      一遍一遍的告诉他,他就在对面楼顶的天台上。
      他会保护他的,一旦梦里那个人要上楼,他就会一枪狙掉那个人。
      不要怕,安心睡吧。
      我会保护你的 ,我永远相信你。
      我会叫醒你的,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
      你会安然无恙。

     梦里,铠站在窗户前面,抬头,看着对面天台。
     梦里,守约透过狙击镜,看着楼下的那个人,是铠。
     楼下的铠似乎有感应一般,抬头看着守约的方向。
     狙击镜里,铠微笑,对他比了一个口型,铠说,开枪吧,让我解脱。

      扣动扳机的手指从未如此颤抖过,子弹如约而至,透过狙击镜却看不清,眼泪模糊不清。
      楼下的铠倒在血泊之中。
      这样的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做出那么痛苦的事?
      窗前的铠不见了。

     守约醒来,看见铠平静的睡颜。
     在他额头是吻了一下,醒来吧,善良的痛苦的灵魂。
     我会保护你。

     








【铠宝】天空密云03-04


前文   天空密云02

你有没有等一个人,等很久。

我等过,他总是来的很迟。

你有没有偷偷爱过什么人,就像窥探别人家里温暖的灯光。

我爱过,那家人对我拉上窗帘了,我的生活就重新退回了黑暗。

拦住至尊宝的一共有五个高年级混混,真正动手的有两个。

另外两个在翻至尊宝的包,还有一个拿着棍子站在巷子口放风。

要安安静静等着的挨打吗?至尊宝想,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跑,等路人帮忙呢?

胃部一阵抽搐的疼痛,似乎都在劝他省点力气,求个饶。


露娜出了校门就一头扎进雨里,往家的方向跑。

路上有很多小巷子,很多混混喜欢在那里堵人,向低年级学生收保护费。

但不知道是哪里,是哪里呢?在哪里呢?

焦急的女孩子在雨里大喊,“至尊宝——你在哪?”

而天地之间只有滂沱雨声,盖过了车马人声,盖过了少女的呼喊。


两个混混拿了手机和钱包,然后把书和笔记都丢在地上,实在在包里翻不出东西。

就把包倒过来,看能不能倒点东西出来,然后钥匙掉了出来。

钥匙扣上是一个粉红色的梦琪玩偶,特别少女。

混混们嘲笑至尊宝娘炮,而至尊宝的眼睛却一亮。

那个梦琪玩偶——是个女子防狼报警器。


一个混混从背后按着至尊宝,方便他们的“老大”教训他。

两个翻包的混混拿了钱去街角的铺子买烟,暂时离开了。

梦琪被丢在地上,离至尊宝不远的地方。

这种防狼报警器有一个插栓在梦琪的尾巴那里,只要拉掉尾巴,就会发出一百多分贝的尖锐噪音。

如果可以引起路人的注意,那么自己说不定就可以逃脱。

至尊宝盯着混混的身后,大喊一声“露娜。”

前面混混立马回头,趁此机会,至尊宝狠狠踩住身后人的脚,对方吃痛,至尊宝抓住他的胳膊,压下就是一个背摔。

而前面的混混也反应过来,至尊宝是诈他,露娜根本没来。

而至尊宝已经抓掉了梦琪的尾巴,顿时,高分贝的噪音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

混混被彻底激怒。

露娜听见了前面巷子里面熟悉的尖锐噪音。

真难听,但是露娜很快向巷子里面跑去。

那个防狼报警器是铠送给露娜的生日礼物,但露娜嫌弃铠的直男审美,她才不要那种粉不拉几的丑玩偶。

于是铠随手就丢给了至尊宝,少年人慌慌张张的接住,小心翼翼的每天都带在身上。

哼,真酸。

露娜飞起一脚,把巷子口的混混踹翻在地上,抄起棍子就冲进巷子。

最后是铠去局子里把露娜和至尊宝捞了出来。

露娜把人打骨折了,混混一个没跑,露娜打架不要命,混混们——自己报警了。

铠去接人的时候,露娜一脸桀骜的录口供,大有再跳起来和混混打起来的架势,至尊宝淋了雨,有点发烧,喝了点药,靠着沙发睡着了。

铠按住妹妹,跟花木兰警官打了个招呼,花木兰挥手,示意他带着人滚蛋。

走到沙发前,铠俯下身子,一只手环过少年的背,另一只手抄起膝弯处,将少年圈在臂弯中抱起,铠让至尊宝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把人抱起来。

露娜特别识相的去开车门,铠把少年放在副驾驶座上。

“回家吗?”露娜问。

“去医院。”铠看了一眼副驾驶的少年。

用车上的毯子将畏寒的少年轻轻裹起来,铠坐回驾驶位,又给他系上安全带,将少年固定在旁边的位子上。

露娜也换了铠带来的干衣服,一边擦头发,一边在后座上小声逼逼,今天打架不是自己找的茬。

“我知道。”铠回答。


他看了一眼睡着的少年,半张脸遮掩在毯子里,脸烧的通红,睫毛低垂,睡着了倒是显得乖巧的过分。

一滴水从少年的发梢滑落,顺着少年修长白皙的脖颈,落入了颈窝。

铠微微侧目,避开了少年的睡颜,不想再看过去。

但至尊宝被水珠冰了一下,在副驾驶上轻轻挣动,却没有醒来。

男人伸手,温热的手指揩去了少年颈窝的水,目光微深。



露娜在后座上看着,默不作声。

然后一件衣服盖住了她的视线。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铠把外套脱了下来,丢在露娜头上。

“给他擦一下头发,”男人头也不回说,“别弄醒了。”


到了医院,等至尊宝挂上水,铠就准备走了。

露娜留下来,等至尊宝醒了带他去做检查,看看身上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铠走之前,露娜叫住他,“你是怎么想的?”

铠沉默,回答,“什么怎么想的。”

露娜默然,又问,“要告诉他你来过吗?”

“不用了,就说是木兰送你们过来的。”


没人看到的是,床上挂水的少年颤动的睫毛,忍下了泪水,他都听见了。

—————————————————————-

等太久,人会变成魔鬼的。

至尊宝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想起了,小时候保姆给他讲的故事。

所罗门王把魔鬼装在瓶子里,丢在海上。

一千年过去了,魔鬼想,“谁救了我,我让他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可是没有人来。

第二个一千年过去了,每一天都是那么难熬,魔鬼想,“我发誓,谁救了我,我要让他位高爵显,福荫子女。”

可是没有人来。

到了第三个一千年,魔鬼在日复一日的期盼和绝望中崩溃,在漆黑的瓶子里,魔鬼失望透顶,发誓如果有人打开瓶子,他就吃掉那个人。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渔夫打开了瓶子,魔鬼要吃了他,渔夫使计谋让魔鬼回到瓶子。

然后,他把瓶子丢回海里。

保姆对至尊宝说,你看,渔夫真聪明,魔鬼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小时候的至尊宝却觉得,魔鬼真可怜啊,他等了那么久都没有人救他,他以后还要等多久呢?

长的后的至尊宝知道,魔鬼和渔夫都没有错,是时间错了。

至尊宝也知道,铠放手了,他就像得救的魔鬼,看见了希望,却又被人装进瓶子丢回海里。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他。

他从来不打算说喜欢。

难道这样也不行吗?难倒这样——也不行吗?

其实魔鬼不伤害渔夫也会被丢进海里吧?

因为他是魔鬼啊,就算没想害人,他也是魔鬼啊。

就算你不说,也只会被人躲的远远的。

喜欢,有时候也是有错的。


少年捂住脸,侧着身子蜷缩在床上,低低的笑了,眼泪从指缝里流出来,打湿了床单。

———————————————————————
freetalk——至尊宝可能会有点小小的黑化,本来准备一次性写完的,但是想想还是放到下一节讲。

至于铠哥,他会把走了错路的孩子揪回来,并且,真正参与这孩子的人生。而不是,伸以援手,然后再收回这份温暖。

“多管闲事的命运,碎裂于剑士的意志。”这是铠在游戏里面的台词。

既然已经管了至尊宝的闲事,那就管到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