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鲲的坏坏

开坑,难填。

【双冰】枕雪(中)

偶像歌手王昭君×游园惊梦甄宓be

梨园里面有句话,“冻不死的青衣、热不死的花脸、累不死的武旦”,大意是哪怕寒冬,台上的青衣也要穿得少;哪怕酷暑,花脸都要穿棉袄,而武旦不能怕累,必须满场转圈跑。

王昭君第一次看见甄宓,就是冬天了,寒梅扑鼻,梨园里面看戏,戏台子搭在外面。

明明是大雪的天气,那人单薄衣裳,弱柳扶风的身段,粉色衣裙似乎要化入明月夜色,手执团扇,漂亮的一个转身,那后边竟是镂空的。

似有所感,甄宓含笑的眼看了一眼昭君,清眸含水,黛眉如烟,但随即就转开了目光。

昭君的脸就红透了,耳根都热了,她想起,这个戏子就是烟视媚行的妖精,那飞扬鬓眉,上挑眼角,目光流转,含情脉脉,却最是勾人无情了。

调子一转,台上人启齿似燕语呢喃,昆曲调子软,一唱三叹,婉转悱恻得要紧。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竟然是《牡丹亭•惊梦》,这段是杜丽娘以花自比,牡丹开的这般姹紫嫣红,却只有这几堵旧墙欣赏,而杜丽娘如花美眷,却无人爱恋。甄宓唱的调子悦耳,绯红眼角看着昭君,似乎其中百种情意。





那时候,昭君就懂了,甄宓要的什么,她也懂了,她要什么。

“这般如花美眷,本不该随这破旧梨园埋没,你是牡丹,我来助你'花开时节动京城'。”

昭君笑着,抬手抚过甄宓光洁的脊背,心照不宣的确定了两人关系。





于昭君,甄宓只是令她惊艳的一眼,她有足够的才华和实力可以轻松捧红甄宓,因为甄宓本就有红的资本。她对她伸出爱慕和欲望的援助之手,拥有了此刻虚弱的恋人。

于甄宓,昭君是她二十年脆弱时光中的希望,是寒冬之中,抚上后背的温暖的手。她以为她是可以依靠一生的恋人。





     

【双冰】枕雪(上)

偶像歌手王昭君×游园惊梦甄姬(也可能有其他设定),be



半夜十二点十七分,著名昆剧艺术家甄宓发了一条长微博图片,内容如下。

“我已经联系不上你了,你的冷淡让我意识到,我应该离开了。我也想识趣的离开,避免在漫长而折磨的时光中,变得面目可憎,好让日后你回忆我时,能从旧时光中感到一丝愉悦和温暖。也许我自作多情,你根本不会想起我,但我现在还是离不开你,彼此折磨总还差一点心死,对不起,可能我的心还是太顽抗了,我会让它尽快死去,请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可以枯萎消亡,谢谢啦。”

还未等吃瓜观众们的震惊平息,在凌晨一点的时候,就默默的删除了。


戏曲落寞,甄宓却是一个被广为人知的昆曲艺术家,是因为她曾经被当红的偶像歌手王昭君邀请合作了一首歌《新牡丹亭》,在当中唱了戏曲部分,又出演了mv,因其唱腔婉转动听,扮相惊艳,被众人所了解。

此后两人曾再度合作过,关系一项很好,但不知为何,最近突然传出两人断绝来往,并被人拍下恶语相向的视频。

在甄宓的深夜发博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变得扑朔迷离。

人言头上发 ,总向愁中白。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
——辛弃疾

【信蝉】我要学杀人,你要我谈恋爱?(下)

逐梦之影×逐梦之音。别想太多,我只要他们结婚,最近心态很狂躁,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貂蝉很憔悴,女人一旦憔悴,就会颜值下降。

诸葛亮承诺自己的导师是个明艳动人的绝世美女,韩信看着眼前枯槁的女人,觉得天下军师都一样,心黑啊。

“貂蝉?”心里落差太大,韩信略带嫌弃的开口询问。

“嗯,有事?”情绪不好,貂蝉态度恶劣的开口反问。


两个人对对方的印象都更差了,一阵低迷诡异的沉默之后,貂蝉揍了韩信。

韩信也没什么风度,该打就打,两个人在宿舍不大的客厅打起来。

两个人都是特工,貂蝉心狠,韩信手黑,下手都狠,打的天昏地暗之后,两个人精疲力尽的躺在地毯上。

“这算什么?你男人死了,打老子出气?”韩信捂着被貂蝉打肿的眼睛,愤恨的说。

“是又怎样,你的课程报告是老娘写,这是搏击训练,”貂蝉抬手抹掉一脸的鼻血,恶狠狠的说,“老娘爱怎么打怎么打。”


“啧,你那么喜欢,还不是杀了,下的了手,就别哭啊?”韩信十分嫌弃的架着貂蝉去了浴室。

“呕,”貂蝉趴在浴室里的马桶旁边呕吐,“你懂个屁啊。”

韩信后悔了,一个小时之前,韩信从貂蝉宿舍的酒柜里面翻了不少好酒,红的,白的,啥啥都有。

按男人的思路,打完架喝个酒,有什么事说出来,这事就算完了,还是兄弟,该干嘛干嘛。

但他显然不知道失恋,啊不,丧偶的女人有多可怕,眼泪鼻血呕吐物沾在自己铮光瓦亮的白色作战靴上,他强忍着恶心,把半死不活的貂蝉拖回沙发,用热毛巾给她洗了把脸。




洗完脸发现貂蝉长的还可以,意外的还有点眼熟。

“赵云救过我的命。”貂蝉看着天花板上的白光,忽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所以你为了报恩,给联盟卖命,心有子龙哥哥,只好负了奉先哥哥?”

韩信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用给貂蝉洗脸的毛巾给自己擦靴子,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貂蝉聊天。

“当年联盟和圣殿开战,我被联盟是人抓住了,是他拦住了那群人,让我逃了。”貂蝉喃喃。

韩信漠然想,圣殿啊,教父张良自杀,天堂福音上不了天堂,圣殿骑士刘邦堕落成吸血鬼,而自己,曾经的教廷特使,如今却在联盟当特工,啧。





“所以你以前是圣殿的人?你怎么知道赵云救你是安好心?或者,你怎么知道是赵云救了你?”

韩信摆弄着手臂上的空间折叠器,淡漠的抛出三连问。

无所谓联盟或者圣殿,他当年为了救一个唱诗班的小姑娘被联盟俘虏,联盟抽离了他对圣殿的感情,但因为记忆里面有很多圣殿机密,所以保留了记忆。





“我记得他用枪。”貂蝉回过神来,“联盟高层就只有赵云用长枪。”

“那真遗憾,我也用长枪,”韩信从空间折叠器中,取出自己的枪,“你仔细看,到底是谁救了你。”

貂蝉转头看见改装之后泛着橙色光芒的长枪,哭了。

“怎么会是你啊?”





“很失望?很意外?”韩信伸手拍拍貂蝉的脸,不意外的沾了一手泪,有点崩溃,“能别哭了吗?越哭越丑了。”

还是以前在唱诗班的时候好看,现在怎么丑成这样?面上嫌弃,心里却有点痛,曾经的小姑娘也是双手沾血的特工了。

他喜欢过她的,只是他现在忘了是怎样的感觉了。

“对不起,可是我忍不住。”貂蝉哭的更凶了。




“好了,言归正传,我救过你的命,也不求你以身相许,你能给我开个证明吗?”

不想再做纠缠,既是故人,但不能叙旧,韩信换回不耐烦的样子。

“自然是可以,”貂蝉变得温柔,“至少等一个月指导期之后。”

这些年,痴心错负,感情一塌糊涂,却终于找到当年的那个人。




一月后。

诸葛亮收到了两份申请,一份来自貂蝉,一份来自韩信,结婚申请啊。

“婵哥效率这么快?”赵云在旁边惊叹。

自从发现当年救命恩人是韩信,想到自己叫了赵云那么久“子龙哥哥”,貂蝉觉得很亏,约赵云solo之后,赵云就改口叫“婵哥”了。

接着在韩信的指导期,追求韩信,灌酒用强,体贴温柔,没有婵哥搞不定的男人,除非是gay。

红毯上,貂蝉扶着韩信,韩信扶着腰。

韩信哥哥,从了小蝉吧。










支持太太。

宫飒羽:

emmm原作者曝光盗图的居然被盗图的威胁…求保护。

还要联合人民日报,我一原作者被说成是开非发自媒体的网络暴民……抹黑荣耀动漫,你盗我图的时候咋不想想想想自己干了些什么事儿……还在我原创绘画帖子里刷屏骂我

私信给我刷屏骂我,还威胁我要搞我家人…可能有一天我不更新就是被他们搞死了吧。

【信蝉】我要学杀人,你叫我谈恋爱?(中)

逐梦之音×逐梦之影。我喜欢的太太回坑了!太太回来啦!我说三遍了吗?我吃到了久违的,信蝉的粮。


韩信去了女特工训练的地方,被告知貂蝉已经月余未曾出现,于是,潜入资料库,查了貂蝉的地址。

按诸葛的话,他必须拿到貂蝉的证明,才能复职。

杀到貂蝉宿舍楼下,在看见楼下为了通过申请,而排着队给宿管钟无艳撒娇卖萌毫无尊严的男特工们,韩信果断放弃提交申请进入宿舍的想法。

“啧,女生宿舍防的就是严啊。”透过虚拟镜片看了宿舍的防御塔,以及兵线的分布,还有隐秘布置的探查眼,韩信不由感叹联盟对于男特工的防范。

小心规划好路线,确定可以卡好视野之后,韩信决定晚上来探访自己的新指导员。冲着宿管大方又阳光的一笑,韩信转身离开了宿舍。



貂蝉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关上门,关上灯,关上窗,合拢的窗帘,遮住了阳光。

她知道这样不好,但是逃不出去,困在情绪里面,不需要谁来拉她出去。

推开了伸过来的手,因为不是熟悉的温度。

直到,夜风吹开窗帘,银发的少年人从窗户里翻进来,然后,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
“缪塞(Musset)在《少女做的是什么梦》那首诗剧里,有句妙语,略谓父亲开了门,请进了物质上的丈夫,但是理想的爱人,总是从窗子出进的。”

上面的那段话,出自于钱钟书先生的散文《窗》,当年看到十分惊艳,于是就让我们韩信从窗子里面跳进来了。

韩信说他三段位移蛇皮走位卡视野,辛辛苦苦走到窗前,拿出偷来的安琪拉的火焰把玻璃熔了,伴着温柔的月光,带着夜风的冰凉(国境四方bgm)……好吧,这时是热风,跳到了貂蝉小姐姐的面前。

然后抓住小蝉,跪地,婵姐给我开证明,不然我不松手。

到此全部ooc,这是freetalk,与文无关啊ヾ( •́д•̀ ;)ノ啊哇哇。

【信蝉】我要学杀人,你叫我谈恋爱?(上)

逐梦之影×逐梦之音。我因为一个太太画的信蝉,迷上了这对,那个太太画的韩信看貂蝉的眼神很苏,貂蝉超甜。但是那个太太退坑了,并且清空了原来画的所有信蝉的图,我伤心欲绝,于是自己产一点点粮,安慰自己。

特工们各有各的一套杀人方法,只要能完成任务,何必论手段高明?

他们隐藏在人群中,观察目标,接近目标,最后杀掉他。

在任务中身亡,受伤,都很正常,甚至被目标策反,迷失在任务里,亲爱的,你要当一名特工吗?

联盟,会议室。

“韩信,任务完成的非常好,但是,我们的善后工作却很麻烦。”

指挥官诸葛有些无奈的说。

“换成赵云你就不会这样了,不就是毁了一部分基地吗?”

韩信耸肩,靠在门口,无所谓还顺带调侃。

“所以,我们安排了联盟第一特工貂蝉来当你的指导。”

诸葛也状似随意的抛出了炸弹。

“啊?”

会议室的人陆续离开,留下韩信站着门口惊疑不定。


韩信去查阅了貂蝉的资料。

任务完成度高,并且都是以最小的损失,很少直接杀人,总是利用他人间接导致目标人物死亡,完全看不出她的刻意操作,所以永远全身而退。

她上一个目标是末日机甲吕布,吕布却是被曹操杀于白门楼。

忽然觉得这个人有意思,稳坐联盟特工第一,不是泛泛之辈。

“任务结束,回归,记忆备份,成功,感情抽离,失败。”

机械的电子声,冷漠僵硬。

营养仓里貂蝉慢慢睁开眼睛,有一丝迷茫,然后恢复面无表情的冰冷。

机械故障,所以感情抽离失败了。因为任务中可能收到精神创伤,所以,联盟规定结束后保留任务记忆,可以参考经验,但是必须抽离感情,避免特工沉浸在任务里面,也是为了能更有效率的进行下一个任务。

“奉先……”

貂蝉调离职位,她需要调整状态,她无法从吕奉先的死里面解脱,感情压抑精神崩溃。

上一个崩溃的是妲己,妲己利用感情,迷惑帝辛,搅乱了一个朝代,回归之后,拒绝感情抽离,一个人呆在宿舍,最后被发现剖心自杀。

妲己的遗书很简单,“没有心,就不会受伤。”

利用感情达到目的,总是会迷失的,貂蝉觉得自己也许要把心剖了,灵魂才不会痛。


“所以,其实是让韩信陪着她,避免她想不开?”

赵云看着自家恋人的安排,有些惊异,他的亮亮居然会在意人的感情了。

“毕竟她叫你一声子龙哥哥,我总不能看着她溺进去。”

诸葛冷冷的说。

子龙看着自家恋人别扭的样子,笑着道,“那就多谢孔明了。”

“谢什么,反正是坑韩信。”

(无论如何,不能让貂蝉成为第二个妲己,联盟的女人,自产自销,怎么能为外人要死要活?韩信,去迷住那个貂蝉。)






【白昭】雨至碎镜湖(二)

凤白×凰昭。

灯下看美人,昭君细瞧之下,从那温和含笑的相似眉眼间,依稀辨认出故人。

李白忽然问,“你是将我认成了某位故人吗?”

昭君心道,是啊,我竟然将你认错了,还认成明世隐了。

李白又问,“可是你笛音中思念之人?可是你心上人?”

灯火下,昭君低垂眼帘,避开李白的视线,在心里回答李白的问题。

是啊,那笛子就是骗你回来的,说思念你也对吧,你个傻子真的回来了。

心上人?以前不是啊,但是你这么好看,那我正式宣布,你现在是啦。

赏诗的人群渐渐围住他们,看这大胆的姑娘被潇洒的公子连连追问之下,低了头。

李白忽觉此处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又觉得昭君忽喜忽悲有点哀怨又忽而含笑的样子,实在有趣。

他不想放过她,于是,他轻咳一声,站直了些,见昭君目光转回来,便用眼神示意昭君,借一步说话?

她也不想放过他,看见李白轻抬下巴,眼神看向湖边,她就明白了,于是,含笑点头。

当然可以,傻子你落我手里了,你知道吗?

镜湖平而静,岸上灯火通明,湖面上便是浮光潋滟,两人漫步至湖边,一路观灯不语。

各自安静,各自揣摩,揣摩安静,唯有湖风拂面,镜湖皱了面。

她想,她是认错了他,可是,他都认不出她了。那么,她是不是可以继续这个骗局。

他想,她的故人是谁?她想抓那位故人的脸,那她应该不喜欢那个故人,她没有心上人啊。

湖风带来水汽,吹散了昭君脸上的恍惚哀怨和愧疚,却没有吹散李白脸上的心动踌躇和愉悦。

对岸的河灯慢慢像湖心靠拢,莲灯之中一剪盈盈烛光,湖中星星点点的光漫了过来,湖面上就涟漪圈圈灯影点点。

昭君看着湖上灯,李白看着眼前人。

昭君说,“真美,却只能承载欲望,沉入湖底。”

她回头,碰上他的目光,明亮澄澈,昭君的心仿佛被烫了一个洞,她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心里流出来,变得柔软。

李白说,“欲望会沉入湖底,但是,也有简单的祝福和愿望,它们会漂过来,我能看见。”

一时间,天宽地阔,万籁俱寂,唯见君子含笑,湖风送凉。

【白昭】雨至碎镜湖(非正文)

凤白×凰昭,按皮肤故事设定,昭君为李白挡住箭矢而死,私设,李白与昭君约定,离开洛阳,去长安。这是一段草稿,很不成熟的描写,希望细节上可以完善些,求建议。



呃啊。

昭君轻咳,有话想说,有约未履,她想和李白去长安,朱唇却启合无声,只有殷红的血一点一点,随着越来越缓的呼吸起伏,慢慢从口中溢出。




好疼啊。

她躺在李白怀里,看着带着火焰的箭矢流星般划过,火光映着李白的脸。

像那日灯会初见时,被灯光照亮的脸庞,初见啊。

似乎有所感,李白松开按着箭伤的手,抬手在自己脸上轻轻一抹,漂亮的脸上出现三道血痕。

只如初见,泪中含笑,看着李白苍白绝望的脸。舍不得啊,想看着他,一直一直的看着,但是不行啊,她阖目,清湛的眼再不会凝视爱人,泪水划落。





浮生只合樽前老,雪满长安道。

昭君她也一生不离一心人了,但终究未到白首时,未见长安飘落雪。

徒留李白,上穷碧落下黄泉,三尺长剑斩不断相思情缠,天人永诀,不知此情何寄。





“君从何处来?为何而来?”

“自长安来,过洛阳,许是,为了遇见姑娘呢。”

【白昭】雨至碎镜湖(一)

凤白×凰昭,灵感来自大明宫词《何以与君同》中太平公主和薛绍。


上元节,花市灯如昼,洛阳城高塔上,可观全城的灯火通明。

塔上有一美人吹笛,笛音清亮如凤鸣,随春风散入洛阳城,勾起思乡之情。

风兮凤兮归故乡,昭君站在高塔上吹笛,目送漫天灯火点点化星,她笑了,漫天的欲望。


明世隐站在她身后,随意的叨叨着祭词,天官赐福,凤鸟归乡,愿民之愿,上达天听。

昭君嗤笑,道,若是那位凤鸟看见这漫天的诉求,还不吓跑了,求财,求官,求名,还求……永生。

明世隐也不恼,公主吹好笛子就行了,余下的龌蹉,有我和国主,公主下去观灯吧。

呵,要不是塔上被人注视,她要抓烂明世隐面具后面的脸。

灯会上有猜谜,有作诗,昭君穿行在欢乐的人流之中,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虽然毫无兴趣,但还是为那片热闹驻足。

还未走近,便有众人赞叹之声传来,“好诗啊”。

诗被众人传看,落到昭君手上,她扫了一眼,脸就红了。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那人听懂了她的笛子啊,她向人群中心张望,见一白衣白发的公子背身而立。

明世隐!

昭君恼恨的扑过去,她要抓烂他的脸。而那白衣公子感觉身后有人扑来,错愕的转身。

一张漂亮的脸上出现了三道抓痕,李白委屈道,“你为何抓我脸?吹笛子的姐姐。”

昭君愣住了,他真好看,然后,心虚道,哎呀,认错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