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鲲的坏坏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铠宝】天空密云02(一个人的爱情番外)


前文  一个人的爱情

          天空密云01

至尊宝不舒服,决定翘了社团活动回家。

虽然家里也没有人。

天色昏暗,铅灰色的密云翻涌,似乎马上要下雨了。

露娜应该没有带伞,于是走之前去了露娜的储物柜,放了一把伞。

如果她不要呢?

少年犹疑了一下,又把伞拿了出来,最后把伞放在了柜子旁边的伞架上。

应该也能看见吧。


至尊宝也没想到会有人专门堵他。

他骑车经过巷子,几个高年级的学生拦在路上。

“让开”,至尊宝皱眉,冲拦路的学生喊。

但是并没有,他们拿出了身后的棍子。

至尊宝不敢停下,要是直接冲过去,应该不会被拦下来吧。

但是没有,他们用力踹了自行车,至尊宝摔了下来。

单间包勾在车上,他想站起来,却只能佝着身子。

但是那群高年级混混可不会给机会让他站起来,一个高个子的混混,抬脚狠狠的把至尊宝踹在地上。

不等至尊宝撑住站起来,就被人拽起来,按住揍了一拳。

“哟,平时跟着露娜挺横啊,怎么露娜不在,就这幅惨样了。”



放学后,露娜有些心烦意乱,一定是因为下雨了。

准备去社团的道馆,露娜打开储物柜。

里面只有自己的一套运动衣,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说不出来的失落。

但毕竟是自己先断绝的关系,没有,才是正常的。

说明他真的打算远离哥哥了,不是吗?

露娜,你别太过分了啊。



你也不打算管他的事,凭什么他还要管你的事!

冷冰冰的女孩子身上气压比外面的天更低沉。

露娜用力的合上柜子,整个柜子都狠狠一震,这时,旁边的伞架被震倒了。

“啪。”一把明亮的黄色的伞摔下来,滚到露娜脚下。

少女怔住了。



每个雨天,都会出现在柜子里面的伞,重新出现在她的眼前。

伞在视线里变的模糊起来,露娜狠狠的闭上眼睛。

果然还是不能不管啊。

露娜抓起地上的伞,跑了出去。

———————————————————————————————————
打架还是不会写,这一段先交代到这里,最近感冒了,还是没写到我露娜大哥救宝宝的时候。会尽快更新的,不会把宝宝和露娜丢在雨里淋很久的。

这章铠哥活在露娜的心理活动里面。

呜呜呜,这是后羿吗?买不起了。

【双冰】见色起意的代价03

偶像歌手王昭君×游园惊梦甄宓

见色起意的代价01

见色起意的代价02

“阿宓,你发那条微博是什么意思?”

助手蔡文姬看着自家艺人的谜之操作,从当中嗅到一丝搞事情的意味。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对镜梳妆的女子转过头来,乌发垂落在秀气的脸侧,勾勒过的眼尾拉长,飞出一抹艳丽妩媚的绯红,眼波如水流转,却目光如电,狠狠盯了一眼可怜的小助理。

最后扬唇一笑,化妆间的气氛顿时一缓,道,“我要蹲她,文姬,咱们给她安排的明明白白。”

“是!”慌慌张张的小文姬答到。

看来自己作为助理的修养还不够啊,以后要好好跟孙膑学学兵法了。



下班后,蔡文姬约了孙膑去喝奶茶。

“所以,表面上附和昭君姐一下,分手分手,一遍发微博刷一波委屈,激起昭君姐的愧疚,其实背后已经开始做安排了吗?”

孙膑嚼着珍珠,叽叽咕咕的说道。

“是啊,可是现在昭君姐的行程都避开宓姐,”小文姬苦着脸,“我安排不上啊。”

猛吸一口芝士奥利奥,生活困苦,只有奶茶是甜的。

“没事,敌进我退,你先给宓姐安排工作避开昭君,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等大家都知道你们不想碰上昭君之后,”孙膑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这事就稳了。”

“你是说,等昭君姐那边放松了,咱就给她安排上?”

“理论上是这样,但具体操作还是要细腻些。”





无缘无故,我能请你看这场戏,机关算尽,你得留下来做我的女主角吧。

昭君,这就是见色起意的代价。

【云亮】gasoline

引擎之心云×星航指挥官亮。文章背景是皇家上将云死后,引擎之心云是机器人,虚拟人格是赵云,在团队当中取代了赵云的位置,但亮亮坚持这两者不同,并且对于机械赵云有偏见的故事。灵感来自Halsey的歌曲gasoline。

旧文整理,刚学会弄链接。

gasoline01

gasoline02

gasoline03

弄链接专用

【铠宝】天空密云01(一个人的爱情番外)


前文   一个人的爱情



露娜住校了,至尊宝现在是一个人上学。

保姆做好的早餐放在冰箱里,早上热一下就可以吃。

但他就那样就这冷牛奶吃了下去。

胃里面要吃一下热的东西才会舒服,那种暖融融的感觉,会让人很幸福。

这座城的夏天来的特别早,热,潮湿,空气湿度大,而且有些缺氧。

尤其是在快要下雨的时候,天空上铅灰色的密云翻涌,天光昏暗,清晨也像黄昏。

临出门的铠站在窗前,看着隔壁少年背着包,长腿一跨翻上自行车出门,清晨的风扬起校服一角。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铠喝完最后一口热咖啡。

少年出门前,往隔壁的窗前望了一眼。

却是望不见那个隐在银灰色窗帘后的身影。

铠将咖啡杯轻轻放回杯托,沉默又安静。

不知道怎么回应少年的感情,只能沉默,保持着暗涌之上的平静。

铠也看出妹妹和至尊宝之间的别扭,成年人稍加试探,不难猜出实情。

人有三件事情藏不住,咳嗽,贫穷和爱。

藏不住,还会欲盖弥彰。

少年人眼中明亮闪烁的期盼和爱慕,在来不及躲闪时,不期然地被发现。

然后,是一个人尴尬想要掩饰的避开,和另一个人心照不宣的配合。

成年人总是带着成熟避让的温柔,然而,学校里面的孩子们,总是带着不谙世事的残忍,和不可控制的冲动。

“至尊宝那小子跟露娜闹掰了!”

“怎么,你又想堵他了?”

“哈哈,你被露娜打爆的狗头又痒了?”

男生们推搡着,故意放大声音,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整理书包的露娜。

看露娜没什么反应,才继续讨论“讨伐至尊宝”的计划。

呵,露娜心中嗤笑,至尊宝这两年早不是以前那个弱猴子了。

去年暑假,哥哥教她和至尊宝散打,两人已经可以打得不分上下。

然而,露娜没想到的是,自从不用给她带早餐之后,至尊宝一直虐待着自己的胃。

因为胃疼而有些虚弱的少年,被堵在了回去的巷子。

——————————————————————————————————
freetalk

我要去看一下打群架的描写,还有散打的视频,想写打架的场面,这场架打完露娜跟至尊宝就该和好了,对,露娜大哥是不会丢下自己的马仔的,这个铺垫也交代一下,露娜大哥没有带伞的习惯,以前都是马仔至尊宝整理书包,给大哥撑伞。然后,下雨的时候露娜没伞,就下意识去找宝宝了,后来听说至尊宝胃疼,没参加社团活动先回家了。

存梗

长冬之地

想写一篇上将和亮亮是敌对方,但是,两人相互欣赏,然后因为某次星际风暴,两人所在的队伍必须短暂合作,然后产生了感情。
后来,两人还是因为敌对,错过了,亮亮死亡,然后人格保留在“天书”(类似于中央电脑一样的存在)里面。
子龙因为喜欢亮亮,产生了幻觉(认为亮亮陪着自己,但是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侮辱自己欣赏的人)。

上将 ,让你的人别轻举妄动,我不介意在风暴接近之前先清场。

我一直期待与你合作,指挥官阁下。

那么,现在我接管你的舰队,所有人,停止攻击,向“长冬之地”陨石带前进。

我的计算是不会出错的。

我信你,亮亮。

天书的计划是完美的,所有人都会活下来,除了你,赵云。

没关系,我想听他的。

它不是诸葛亮,你没有必要力排众议维护一个你会牺牲的作战计划。

虽然,这个计划真的很像,当年“长冬之地”陨石带的计划,但它只是一个程序模拟的。

我知道,所有人都走出了陨石带,除了星航指挥官。

指引我们航行过星辰大海的指挥官,身躯永远留在长冬之地,灵魂永远漂泊在这片黑暗的,毫无生机的星域。

此后,这片星域一直成为宇宙的辐射区,不适合生命居住,只有一个人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铠宝】一个人的爱情


至尊宝从小就是露娜的小跟班。

他给她拎书包,做作业,带午餐。

她就罩着他,放话,“谁欺负至尊宝,我就把他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从小到大,大家都默认他们会是一对。

铠也很看好妹妹的小男朋友,常拿至尊宝打趣自己的妹妹。

当时,至尊宝经常去露娜家玩,铠也把这个年轻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

他对至尊宝说,“你要和露娜好好相处啊。”

“……恩。”年轻的男孩低下头,回答轻不可闻。





铠回家,看见露娜用一种奇怪的甚至有些复杂的情绪看着自己。

忍不住问,“怎么了?露娜。”

露娜沉默,然后才回答,“没。”

铠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妹妹,稀奇道,“和至尊宝吵架了?那孩子好久没来找你玩了。”

铠越说,越觉得是这样,他今天遇见了在路上遇见了至尊宝,还不等他像往常一样打招呼,那个孩子就飞快的避开了自己,仿佛做了什么错事。

“……恩,”露娜情绪很低,最后只是说,“他以后都不会来我们家了。”






露娜并不喜欢至尊宝,但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

她只是觉得他很可怜,小时候至尊宝刚刚搬到这个小区,没有朋友,瘦瘦小小的孩子被其他孩子欺负。

她和哥哥经过小公园的时候,他被其他孩子按在沙坑里面,沙子磨破了他的手肘和膝盖,至尊宝就那样蜷缩着。

铠拦住那群孩子,露娜则叫了那些小孩的家长,但至尊宝的家长在,那些家长也不愿意道歉。

“只是小孩子恶作剧而已。”

“又不是什么大事,闹着玩呢。”

“是啊,是啊。”

铠抱起沙坑里的小孩,挽起他的袖子,露出擦伤的手肘,又卷起裤腿,纤细的小腿伤都是沙子划的伤口,膝盖血肉模糊还欠着沙子。

那群家长才道了歉,说回去一定好好修理孩子云云。




那天,铠将至尊宝带回家,用生理盐水冲洗了伤口,然后上了药。

露娜则在旁边问东问西,努力转移至尊宝的注意力,减轻疼痛,倒是套出了不少关于至尊宝的信息。

父母不在身边,保姆每天做完饭就会离开。

难怪被欺负也不会还手,因为没有人给他撑腰啊。




所以,至尊宝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哥哥的呢?

那时候,铠让她跟至尊宝上小学一起走,初中时候自己住校,高中部的哥哥就经常骑自行车带至尊宝去上课。

这几年,露娜和铠把至尊宝保护的很好,可露娜也没想到,再次对至尊宝动手的人,是她自己。

“我不喜欢你。”

被流言困扰,那天露娜终于忍不住发火。

所以,不要给我拎书包,不要帮我写作业,不要给我带午饭了,不要缠着我了!

“……恩,我知道。”少年愧疚的低下头。

有一种利用了朋友的负罪感,其实至尊宝早就不再被人欺负,可是还是缠着露娜,因为,可以靠近那个人,一点点。





“那你为什么还跟着我?”

“……不行吗?”留海遮住了眼睛,只能看见颤抖的睫毛,至尊宝的情绪不稳定,“我们不是朋友吗?”

“太近了!”露娜的声音斩钉截铁,“你接近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这并不是正常朋友的距离,带着卑微和讨好的接近,至尊宝到底想要从自己身边得到什么?

这让露娜感到不安。





“铠哥说,”带着犹豫和停顿,少年的声音轻柔的像风,“让我们好好相处的。”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你怎么那么听他的话?”露娜质疑反问,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惊到,“你喜欢他?”

至尊宝像是被惊醒一般抬头,有些慌张的看着露娜。

“你喜欢他?”露娜加重语气,盯着至尊宝,一字一顿。

至尊宝下意识想开口否认,但是他确实喜欢铠,即使不会告白,也不想欺骗露娜。

只是,露娜看着至尊宝眼中闪过的激烈挣扎和近乎卑微的恳求。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喜欢他。





露娜挥拳打在至尊宝的脸上,一拳把人打的偏过头。然后又踹了至尊宝,他摔在地上,也不还手,就这样护着头,蜷缩着,让露娜打他,就像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露娜恨他的利用,和他用心不纯的接近,以及他对于铠的念想,但还是没有下狠手,她把至尊宝拉起来。

然后,至尊宝静静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希望和恳求。

露娜受不了这样的眼神,狠狠推了至尊宝一把,少年后退一步,身形摇晃。

“你要暗恋就一个人暗恋,别告诉他,”露娜的语气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痛恨,“永、远、都、别、告、诉、他。”

除非你能爱他一辈子。



但露娜没有继续说,没有永远的爱,铠没有必要为了一份渺茫的爱,去改变稳定的一生。

何况,至尊宝连承认的勇气都稀缺。




露娜走了很远,少年还低着头站在那里。

许久,才有一声轻不可闻的回答。

“……恩。”

伴随着泪水砸落的声音,少年的声音很快在风里散去,但眼泪一颗一颗砸落土里的声音却沉重清晰。



暗恋,是一个人的爱情。

其实至尊宝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靠近铠,哪怕他并不打算告白,他从来没有想拥有那个人。

至尊宝想,铠那么好,不应该和自己一样,他喜欢女人,应该有一个妻子,有几个孩子,一个完美的家庭,过着幸福的生活。

没必要把铠拐到这条路上来,铠的路应该平坦顺心,没有必要让他看见自己,一条崎岖而泥泞的绝路。

露娜对,也不对,他不是喜欢铠,他爱他。

爱,是理性的产物。无论哪一种爱,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绝望的爱,还不曾出口,就已经消亡。












【云亮】Gasoline(下)

引擎之心云×星航指挥官亮

诸葛推开了窗户,属于夏天夜晚的,带着潮湿的热气的风就灌了进来,天色昏暗,要下雨了。

“赵云”在厨房洗碗,感受到室内变化的空气,“他”关掉了水管。

下雨了,应该先收衣服。

漂亮的指挥官就靠在阳台的落地窗边,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看着“他”。


人类有无数微表情,不同的动作也有不同的含义,人类口是心非,言语命令跟随他们的态度有不同的解读方式。

为了更好的照顾指挥官,“他”学习了人类所有的表情和动作含义,结合赵云的记忆,“他”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指挥官最近看他的频率上升了,从以前的一小时两次,到现在一分钟三次,他在观察“他”。

他双手抱臂,这在人类姿势中属于,防备,有敌意。

“他在意我,但他不希望这样,因为,我是机械。”


“赵云”走到阳台,收了衣服,将指挥官明天要穿的衣服挂在卧室,将不穿的衣服叠整齐放在衣柜,未干的衣服烘干。

然后,再去接着去厨房洗碗。

事情一件一件的做完,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按着优先级来。



诸葛就这样看着“他”,机械是怎样思考的,这个问题困扰了诸葛。

“你们是怎么判断什么是重要的事?”

年轻的指挥官听见自己问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被自己惊了一下,有些尴尬。

但旋即想起对方只是机械人,又释然了。

“他”怎么会懂呢?也许只是按程序做事而已。



“按核心定律来,”机械人好听的金属般的声音回答,“新的阿西莫夫的机器人定律。”

“就是加上第零定律的三大定律吗?”

“是的,我是战争机械人,我有杀人权限。”

从窗外吹来的风静了一瞬,室内的空气变得安静,甚至有一点冷。

“他”在非战时,呆在诸葛身边做这保姆和助理的工作,身上沾着厨房的油烟和打印室的墨水味,但这些掩盖不了“他”是个杀人机器的事实。

“他”也没想隐瞒。


诸葛突然笑了起来,真正的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亮起了光。

变成了熟悉的亮亮,和记忆中的亮亮一样的笑容,“赵云”近乎贪婪的看着指挥官,但面上却是平静的。

“他”知道,诸葛不喜欢“他”流露出类似人的感情,“他”不会让亮亮困扰。

第零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机械人三定律,保护人类,而第零定律却推翻了“不能伤害人类”的绝对条件,用来保护整体利益。

但是,“人类的整体利益”这种混沌的概念,连人类自己都搞不明白,更不要说那些用0和1来想问题的机器人了。


诸葛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看着“他”,说,“我想听听你——怎么理解第零定律的?”

“赵云”在另一个靠近指挥官的沙发上坐下,回答,“按我的虚拟人格的定位来理解。”



诸葛不想听这些废话,他只想知道“赵云”是怎么思考,怎么做选择的。

亮亮变得不耐烦起来,“赵云”看出来了,于是主动开口,“您可以给出一个具体的情景,指挥官阁下。”

诸葛斟酌一下,回忆起之前在实验室看到的情况,说,“布里斯托机器人实验室的专家设计了一个实验,让机器人将名为“人机者”的人类替身救出险境。”

“当一个人机者接近危险时,机器人成功的将他推到一边,”诸葛停顿一下,然后接着说,“但是两个人机者同时受到威胁时,机器人42%的时间就会卡壳,无法确定救哪一个,从而导致他们都'死'了。”

“赵云”明白“他”的指挥官在想什么了,指挥官希望成为“他”心中的唯一的人类。

或者说,他希望成为自己的“第零定律”,虽然是机械,连情绪都是模拟的,但“赵云”感觉,自己想要微笑。

但还是要继续聊下去,因为“他”意识到的,指挥官本人似乎还没有发现,“他”想引导指挥官说出那句话。

“我想成为你的第零定律。”


“他”装作困扰,回答,“但具体情况,肯定不会是两个同样的人,您可以给我两个具体人选吗?”

听见这句话时,诸葛突然感觉一瞬间被人看穿的难堪。

他突然不想说话,起身预走,但看见那双平静的眸子,却忽然羞恼起来。

明明只是机械人而已,但话却脱口而出。

“我和刘禅同时掉到水里,你先救谁?”



“救你。”

眼前的机械人几乎在话音未落时就给出了选择。

“为什么?”

年轻的指挥官疾声追问。


可以有很多回答,比如,真正的答案,因为我的人格是为您而生的。

但“他”只是一个机械人,指挥官未必希望听见这样的答案,这种近乎真情告白的回答,只能属于真正的赵云。

也可以是近乎完美的机械式回答,比如,因为您是成年人,生还的几率更大,所以救您,更符合“人类整体利益”最大化。

但“他”不想这样回答,“他”不甘心只在指挥官身边当一个普通的,可以随时被取代的机械人。

即使,“他”不知道这种来自模拟的感情是否正确。

我爱您,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真正拥有爱这种感情。

我留在您身边,做着一切符合爱的行为标准的事情,但我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是爱。

您爱我吗?指挥官阁下。


这些问题不会有答案,因为它不应该有看见阳光的那一天。



但指挥官的问题还是要回答的。

“因为,在从魏国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教过刘禅少主游泳了,指挥官阁下。”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轻飘飘的,软绵绵的,抽空了力气却得到一个这样的回答。

诸葛亮靠在沙发上面,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好还是应该笑,然后就气笑了。

他挥手,“我要休息了。”

“赵云”知道这是要自己离开,于是站起来,向书房走去,机械不需要休息,晚上可以将第二天的文件整理出来。

“晚安,指挥官阁下。”




“恩。”

黑暗中,靠着沙发的人影回答。

但最后,“他”还是屈服于虚拟人格模拟的爱,对指挥官说。

“因为,您是我的第零定律,指挥官阁下。”






























【云亮】Gasoline(中)

引擎之心云×星航指挥官亮。引擎之心除了机械形态,还有人形(白执事皮,跟皇家皮还是要区别一下),算私设。

“你太严格了,指挥官阁下。”

气氛打断,墨绿色机甲突然出声,幽绿色的光亮起,指挥室里出现第三个“人”。

她开口维护了自己的丈夫,模仿赵云喜欢称呼人“阁下”的习惯,一方面说,亮对刘备的苛责,另一方面,也是对于诸葛亮一直背负过去,对他自己也太严苛了。



此时,刘备也回过神,说,“你对于机械的排斥太过了,我不希望会影响以后的战略规划,你应该和'他'多接触一些。”

不提“赵云”,用“他”来代指引擎之心,减少诸葛的排斥。刘备有自己的担忧,诸葛的精神太差了,像极了当初香香过逝时的自己。

那时候刘备差点走错了路,“Trance”是一种使人恍惚出神陷入幻想的药品。当年不是儿子太小,或者香香没有复活,可能刘备早就崩溃了。

“他连移情都不接受,更何况幻觉?”香香望着离开人指挥官,对担心的丈夫说。

“不,”刘备苦笑,“怕出于过分自责。”



幽暗的作战室,深蓝色的机甲立在角落,成捆的电缆接在机身上,诸葛踏上移动台,站在“引擎之心”的对面。

抬手取下面甲,露出青年沉睡的脸,柔软的棕色头发,英挺的五官,小麦色的皮肤,无力的后仰着头,在夜晚不明亮的光下,好像闭着眼,睡着了而已。但那属于机械未苏醒前特有的,无力感,让人回神。

只是机械而已。

You can't wake up, this is not a dream.

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你以为你生活在梦境里?


“赵云”并不意外看见眼前漂亮的年轻人,刘备早就交代过,非战时他要陪伴指挥官,这个“陪伴”的最低标准是,照顾对方,避免对方受伤或者自残,最高标准是,另对方“移情”。

而在他的记忆里,指挥官是“赵云”的恋人,一个亲昵,而陌生的存在。

“不会觉得屈才吗?”指挥官在带走他之前问。

“机械的价值就是被人使用,”他回答,“在被更先进的机械取代之前,我希望可以提供更多价值。”

被您使用,是我的荣幸。



“赵云”很快在诸葛的生活里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家中打扫院子,准备三餐,从各种堪比刁钻的角度照顾着指挥官挑剔的生活习惯。工作中则是提供助手的服务,安排日常工作,沟通下级军官,将指挥官随手写出的草稿,整理成有条有理的文件。

有记忆卡的“他”,了解着这个年轻的指挥官。赵云离开后,诸葛之前的生活就像坍塌了一块,事必躬亲的麻烦更加强了精神上的折磨。而现在,“赵云”的生活就是围着他转,以前赵云兼顾军队的事,也未必能提供这么多的陪伴,诸葛承认,“他”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

但,只是机械而已。

You're part of a machine, you are not a human being.

你是冰冷的机器,你根本不属于人类。



“赵云”将晚餐端上餐桌,他本身是机械,做菜完全照顾指挥官口味,按上将的记忆做成。

少油,少盐,不吃辣,不吃醋,不吃葱,不吃香菜,但是不能寡淡无味。

诸葛尝过,跟赵云做的一模一样。他很客观,并不会发表“这是机械人做的,所以它没有人情味”这种幼稚而偏颇的发言。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是机械,他甚至会以为赵云回来了。

不愧是通过“图灵测试”的高级AI。

诸葛想,他有什么不满呢?


“赵云”的非作战时间完全属于自己,机械不需要社交。

就像被独占的恋人。

“赵云”的举动和行为完全从他的角度出发,甚至可以为自己牺牲。

但他也可以为任何人类牺牲。

他,只是机械而已。

Low on self esteem, so you run on gasoline.

你是没有人格尊严的机械,你是依靠石油运作的。

————————————————————————————————————————————
下节剖析完美情人“赵云”的内心世界,虚拟人格的内心戏。亮亮已经了解意识到“他”对于自己是不可或缺的,但痛恨对于“赵云”,自己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和任何人类一样的,人类。

另外解释一下关于“图灵测试”,图灵测试是测试人(多人)在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问过一些问题后,如果测试人中超过30%的人不能根据答复确认被测试者哪个是人,哪个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

1950年,阿兰·图灵在那篇名垂青史的论文《计算机械与智力》的开篇说:“我建议大家考虑这个问题:“机器能思考吗?”

文中,“赵云”做的饭与亮亮记忆中的一样,他的行为也高度模仿赵云,所以亮亮迷惑了。而“赵云”能否思考,能否爱,这个问题,下节会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