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层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信蝉】我要学杀人,你叫我谈恋爱?(中)

逐梦之音×逐梦之影。我喜欢的太太回坑了!太太回来啦!我说三遍了吗?我吃到了久违的,信蝉的粮。


韩信去了女特工训练的地方,被告知貂蝉已经月余未曾出现,于是,潜入资料库,查了貂蝉的地址。

按诸葛的话,他必须拿到貂蝉的证明,才能复职。

杀到貂蝉宿舍楼下,在看见楼下为了通过申请,而排着队给宿管钟无艳撒娇卖萌毫无尊严的男特工们,韩信果断放弃提交申请进入宿舍的想法。

“啧,女生宿舍防的就是严啊。”透过虚拟镜片看了宿舍的防御塔,以及兵线的分布,还有隐秘布置的探查眼,韩信不由感叹联盟对于男特工的防范。

小心规划好路线,确定可以卡好视野之后,韩信决定晚上来探访自己的新指导员。冲着宿管大方又阳光的一笑,韩信转身离开了宿舍。



貂蝉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关上门,关上灯,关上窗,合拢的窗帘,遮住了阳光。

她知道这样不好,但是逃不出去,困在情绪里面,不需要谁来拉她出去。

推开了伸过来的手,因为不是熟悉的温度。

直到,夜风吹开窗帘,银发的少年人从窗户里翻进来,然后,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
“缪塞(Musset)在《少女做的是什么梦》那首诗剧里,有句妙语,略谓父亲开了门,请进了物质上的丈夫,但是理想的爱人,总是从窗子出进的。”

上面的那段话,出自于钱钟书先生的散文《窗》,当年看到十分惊艳,于是就让我们韩信从窗子里面跳进来了。

韩信说他三段位移蛇皮走位卡视野,辛辛苦苦走到窗前,拿出偷来的安琪拉的火焰把玻璃熔了,伴着温柔的月光,带着夜风的冰凉(国境四方bgm)……好吧,这时是热风,跳到了貂蝉小姐姐的面前。

然后抓住小蝉,跪地,婵姐给我开证明,不然我不松手。

到此全部ooc,这是freetalk,与文无关啊ヾ( •́д•̀ ;)ノ啊哇哇。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