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层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现欧】“I will forever hold my peace”

这个太太已经讲完了,我没有什么要感慨的,月亮知道所有的语言,可是那天没有月亮,有一个人将永远保持缄默。


清稚酒:

#高老师单线头预警




“I, take you to be my husband, 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 one true love.


I will cherish our friendship and love you today, tomorrow and forever.


I will trust you and honor you.


I will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


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


Through the best and the worst,


Through the difficult and the easy.


What may come, I will always be there.


As I have given you my hand to hold


So I give you my life to keep.”


 


尽管事先已经排练了千万次,但高述仍然紧张到大脑空白。幸亏这段婚礼誓词高述已经熟悉到连梦里都在背诵,身体先于大脑反应,代他说完了这句誓言。高述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声音能如此深情,带着十万分的郑重和一丝难以置信。


即使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样穿着白西装的欧阳,高述心里的那份不真实感也没有减轻。那可是欧阳,那个从大一就一直陪伴鼓励自己的欧阳,那个他心心念念可望不可即的欧阳。


 


牧师:“You may kiss the bridegroom.”


看着慢慢凑近的欧阳,高述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特有的糖果和汽水的味道,带着一点点夏日的草木香,能看见他亮晶晶的瞳孔里倒映出的一脸茫然的自己。


高述小心翼翼地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我可以亲吻新郎了。


 


然后,高述醒了。


成都的冬天不像纽约的那样寒冷。纽约的隆冬是漫天飞雪,纷纷扬扬的雪花盖住了漆黑的道路,把城市装点成一片洁白萧瑟的模样。人们裹着厚厚的大衣挤在街头,匆忙而疏离。相比之下,成都的冬天就热闹多了:天气的阴冷只会催熟辣椒花椒的香气,人们一波接一波赶往路边的火锅店,在沸沸扬扬的火锅沸腾声中度过一个又一个平凡的日子。


高述有严重的洁癖,他讨厌吃完辣椒后的满头大汗,讨厌火锅店的油腻,讨厌人与人过分亲昵的接触,但他就是对成都讨厌不起来。


 


高述看了看表,凌晨2:05,再过7个小时零55分钟,欧阳的婚礼就要开始了。


也不可能再睡了,高述就从酒店的席梦思上起来,靠着窗台,看着窗外空荡荡阴沉沉的天空。


现在城市的光污染太严重,看不见星星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轻轻扣响,欧阳闷闷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老高,我紧张的睡不着,求安慰。”


高述沉默了两秒,走过去打开房门,看见欧阳顶着一头鸟窝一样的乱发,穿着薄薄的衣服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外。高述叹了口气,侧身让他进屋,看了眼欧阳单薄的睡衣,又把空调调高了几度。


欧阳:“我就知道爸爸最爱我了,来 亲一个~Mua~”


高老师:“………”


 


看着面前快到而立之年却依旧顶着一张娃娃脸的欧阳,高述有些无奈:“婚前恐惧症?”


“也不算吧,就是单纯的紧张啊,毕竟是人生第一次婚礼,换你你也紧张。”欧阳一进门就缩进了床旁边的椅子里,歪着头看着高述。


高老师:“………”


 


接下来的场景有些熟悉,就像每一次他和欧阳的独处,大部分时间都是欧阳一个人在絮絮叨叨,高述就认真的听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那些话头。


“明天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你的婚礼方案我都过了一遍,不会有问题的。”


“我就知道老高你最靠谱了!哎这次的喜糖包装是我选的,好看吧?”


“设计还行,就是颜色俗了点,你婚礼不是白色主题吗?”


“哎,这你就不懂了,这次婚礼请了很多长辈嘛。老人家,就喜欢红艳艳的,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


 


渐渐地,欧阳的声音低了下去,等高述将目光从天空投回到欧阳身上,才发现这个小孩儿在椅子上蜷成一坨睡着了。高述安安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将欧阳抱起,放在了自己刚刚躺过还留有凹陷痕迹的床上,再扯过被子,将他仔仔细细裹严实。


高述坐回了欧阳刚刚坐的椅子,就着椅子上残留的体温,迎着窗外透过的细微光线,用目光描摹着欧阳的眉毛、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嘴唇上。


高述几乎克制不住自己想拥抱、想亲吻、想仔仔细细抚摸欧阳的冲动,他想质问欧阳能不能终止这场荒唐的婚礼,他想带着欧阳远远离开逃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


 


但他就只是这么坐着。


高述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守了欧阳度过了后半晚。


 


 


第二天,欧阳是被高述叫醒的。欧阳睁着朦胧的双眼从床上坐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经收拾妥当,穿着整整齐齐的黑西服的高述站在他床边,那张曾经蛊惑了整个计院的脸庞迎着冬日的暖阳柔和的发光。


 “woc,我终于知道昨晚为什么我紧张了,老高你不会是来拐我老婆的吧?”


 “……………… ”我是来拐你的。


“嘿嘿嘿嘿嘿,老高,如果我是个妹子,我说不定真在婚礼上扔下新郎跟你跑。”


“………… 快起床,要来不及了。”


“好的爸爸~ 是的爸爸~”


 


 


 


 


陪着欧阳进入了婚礼现场,看着和昨夜梦里一模一样的婚礼场景,高述一瞬间以为这又是他一个荒唐而清醒的梦。只不过,在那个梦里,他和欧阳一样穿着白色的新郎西装,并排站着,在众人的祝福下亲吻;这个梦里,他穿着漆黑的伴郎西装,站在欧阳背后,看着他和别人许下一生诺言。


黑西装里的高述看着白西装里的欧阳,轻轻地笑了。


 


“If anyone can show just cause why they may not be lawfully joined together, let them speak now or forever hold their peace.”神父温和的声音从头顶飘来。


 


 


 


高述对着欧阳的背影发誓。


 


“I will forever hold my peace.” 


 


 


 


 


 


注:


婚礼誓词中文版:


我请你,做我的丈夫,我的伴侣盒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爱你,无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


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


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是坏


是艰难还是安乐


我都会陪你一起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


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结尾神父的话中文版:


如果有任何人知道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请说出来,或永远保持缄默。


 


高老师的话大家都懂,就不翻译了。


 


作者的碎碎念:


其实原本的构想里还有后续婚礼和婚礼后的请假,比如婚礼上还有本白掉落,但是写了一半累死了(自割腿肉真的很痛啊!),就先这样吧~


希望把刀子帮龙妹写完之后龙妹没梗就只能发小甜饼了!(你清醒一点!)

评论

热度(28)

  1. 云层层清稚酒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太太已经讲完了,我没有什么要感慨的,月亮知道所有的语言,可是那天没有月亮,有一个人将永远保持缄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