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层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云亮】自我管理06-07

数学讲师亮×偶像学生云(学生时代篇)

赵云这一个月都在学校。

上课时,他坐在诸葛亮旁边,做几何题,能准确的卡着点,给诸葛亮递尺子。

下课时,诸葛亮自习赵云睡觉,在诸葛亮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会突然醒来确认一眼。

放学后,两个人一起去空教室排练,一点一点的帮诸葛亮讲戏抠细节。

几乎形影不离,要知道,养成一个新习惯只需要21天。而这一个月,诸葛亮从抗拒反感到沉默无视,到最后开始依赖和习惯赵云的存在。

赵云入侵了诸葛亮的生活,桌子上的物品一开始是各自一套,到后来,诸葛亮的试卷会夹在赵云的书里,赵云会在诸葛亮的草稿纸上写歌词,两个人的文具开始混用。

然而,演出就是明天,这种透着温暖和暧昧的混乱就会结束。

而诸葛亮期盼的“换位置”就可以实现了,只是,现在他似乎也没有那么期待了。

另一种情绪在蔓延。

不舍——他希望赵云可以留下来,诸葛亮觉得自己疯了。

甚至怀疑自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爱上了这个绑架了自己生活的人。

赵云最近给予了诸葛亮太多关注,他注意着他的生活小习惯、情绪波动点和他对自己的态度。

当确认这个人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陪伴,开始融入生活,赵云松了口气。

他为诸葛亮提供了足够的“安全感”,来让他不再将外界与自身情绪隔离。 诸葛亮愿意重新变得“生动”起来——只是,他没有意识到,如果他离开他,那么诸葛亮的生活会重新崩盘。

诸葛亮经不起下一次的失去了。

很快到了校庆,舞台灯是那么令人炫目,眼前的赵云是那么深情,他又一次的带着诸葛亮进入了戏的世界。

诸葛亮在他的怀中一次一次的排练着崩溃,愤怒和自我厌弃。

又在情绪爆发之后,最精疲力尽的时候,被赵云用保护的姿态拥抱,听他承诺,“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会永远保护你。”

大概是舞台灯光令人迷离,恍惚有一个瞬间,将戏与现实的边界模糊了。

他听见赵云对他说,“我以为,你信我。”

接上台词却宛如被蛊惑,“信什么?白龙,你要我怎么信你?”

“我那么信你,我以为我们是恋人,我带你看过青丘每寸土地,我带你游历每一座青丘的山,在每一条溪水边谈论风土人情。”

感情在陈述回忆的过程中,一层一层的堆叠如雪花,声音渐强,又带着山倾海啸之前的迫切,像是要将人逼向崩溃的边缘。

“你呢?白龙,你是怎么回报我的,你记住了所有的地形,然后在山坡水边设计埋伏我们,你为天族而战!”

诸葛亮清亮的声音响彻舞台,然后片刻的停顿。台上台下是情绪的暴风雪降临前——最后一片雪花飘落的寂静。

歇斯底里,眼眶发红的咆哮,“你要我怎么信你?我还要怎么信你?要我去死吗?你让我觉得自己愚蠢。白龙。”

雪崩之后,山谷恢复了空寂和平静,只是这平静已经不同于从前。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腔破土而出,诸葛亮对自己痛恨到流下泪水。

陌生的情绪影响了他,撕心裂肺的狐狸就像他自己。

带着那么浓烈的爱和怨憎,他抬起婆娑泪眼望向赵云,眼中展现出令人心折的脆弱和期许,微弱隐晦的感情自己都没有发现。

但现场至少有两个人捕捉到了这一丝隐秘的依恋,台下写这出戏的李白,和台上跟诸葛亮对戏的赵云。

可能还有一个人,刚刚离开的有着红色长发的美丽男人——影帝韩信。

赵云的怀抱坚固温暖,像一个永远不会被打破的保护圈,他给出的承诺如同神祗,让怀中的信徒永远相信他。

神说,“你不会死,我不会伤害你,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信我,狐狸。”

赵云又松开诸葛亮一点,捧着他的脸,让诸葛亮看着他的眼睛,无声的比了一个口型。

信我,亮亮。

那一刻,诸葛亮得到了安抚,他在舞台上冷静下来,两个人顺利演出,直到落幕。

很多年后,圈内人评价新的影帝赵云的时候会这么说,他会把人带入戏的世界,可是他却永远独自返回现实。和赵云演戏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是醒的,而你被他留在戏里。

但现在的赵云还很年轻,没有那么绝情,当他意识到,诸葛亮对他产生了依赖之后,他选择将诸葛亮接回现实生活。

也或许是诸葛亮确实值得人付出更多的耐心,谁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这种病态的依恋让两个人之间多了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亲密。

演出结束之后,诸葛亮陷入一种空前的焦虑,那个条件——他要赵云离开。

当时赵云说,他会后悔。是的,他现在后悔了,但离开舞台,他的骄傲回到了他身上。

诸葛亮没办法对赵云说,我后悔了,你不要走。如果让他说出这句话,他宁可去死。

“我后悔了。”

诸葛亮听见赵云说。

“我后悔了,我不该答应你的条件,不想换位置,所以我现在决定食言了。”

赵云温和的说。

“哦,”诸葛亮听见自己回答,“那这个,就算了吧。”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条件的好,要么出于喜欢,要么出于愧疚。

赵云说不清自己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戏生情的喜欢,也许是对毁灭诸葛亮感情管理的愧疚,至少在外人眼中,他对诸葛亮永远有一种温和包容的陪伴。

他不再刺激他,诸葛亮也慢慢打开了自己的空间,接纳了赵云。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要等诸葛亮的人际关系恢复正常,有了新的健康的社交圈,那么,他就可以脱离对赵云的依赖。重新进入新的生活圈。

但是,这两个年轻的孩子都没有等到那一天。李白离职之后,来了新的老师,并不了解班上学生的情况。

有人在公告栏上贴了一张匿名举报信,指控他们班的诸葛亮和赵云是同性恋。

在当时,同性恋还被误认为是精神病,赵云并不在学校,新来的老师并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于是选择了最简单传统的办法——请家长。

老师跟诸葛亮的家长说了这件事情,诸葛先生让老师将这件事情定义为学生的恶作剧——不要影响诸葛亮的升学考试。

但他的内心对于一直沉默寡言的儿子突然有了怀疑。

———————————————————————

诸葛亮在学校饱受非议。

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选择远离他,而他从前不愿意与同学交流的事情,也有了解释——他是个同性恋,所以他被孤立了。

但这一切对于诸葛亮而言,并不难过,所有人中,他的朋友只有赵云,他只喜欢赵云,他只需要赵云。

除了赵云,都是其他人,而其他人——都无关风月。

他在日记里面数着时间,离毕业还有小半个月,等到毕业演出的时候,赵云就会回来了。

可赵云回来了,他还向诸葛亮告白了。

那个被赵云藏在心里反复演习排练了千百遍的告白,成了他一生最后悔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有人在公告栏上贴了那封匿名的信,那么他一定不会告诉他他喜欢他。

就算让这份喜欢烂在心里,慢慢变质,也不会说出来。

毕业晚会上,赵云一改过去的嘻哈风,规规矩矩的穿了衬衣西裤。

十七岁的少年,隐约有了成年人的轮廓,但还是抹不掉那一丝少年气,白衬衣松开两颗扣子,露出是锁骨,然后,.是....诸葛亮闭上眼睛。

“今天有人拒绝了我的告白,”赵云站在话筒架前,低头凑过去,“但是,我还是喜欢他。”

聚光灯下,赵云的棕色发丝是柔软的,蜜色的皮肤.上因为刚刚的热舞而有汗水落下了,从额角划过俊美脸庞,顺着脖子滑落锁骨的深窝。

他调高话筒架,不再迁就着弯腰,抬起头,眼神定定的看了一眼台下的诸葛亮,眼神是明亮的,唇角略弯,就是一个过分灿烂的笑容。

那天,诸葛亮拒绝了赵云的告白。

可是,在诸葛亮的日记本里,却写到,我好像喜欢他。

可惜这句话没被赵云看见,却被还没有学会尊重孩子隐私的家长看见了。

诸葛亮被送去了国外的“同性恋矫正机构”,在非人的地狱里饱受折磨,自此与赵云断了联系。

直到,五年后,两人在大学的教室里重新相见。

———————————————————————

freetalk

本来以为会很甜的,结果写出来乱七八糟还全是刀子,下一章是巨大的刀子。我现在自己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唉,谢谢 @燕言衍彦 鼓励我,也谢谢 @燕久 太太还在看这篇文。

我会好起来的,恐惧是来源于未知,虽然就我之前对于银行的感观并不好,但是,两家银行并不相同,至少要去实习之后,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恐惧 。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