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层层

开坑,难填。玻璃心,刀子精。日常失踪,自我厌弃。

【云亮】Gasoline(中)

引擎之心云×星航指挥官亮。引擎之心除了机械形态,还有人形(白执事皮,跟皇家皮还是要区别一下),算私设。

“你太严格了,指挥官阁下。”

气氛打断,墨绿色机甲突然出声,幽绿色的光亮起,指挥室里出现第三个“人”。

她开口维护了自己的丈夫,模仿赵云喜欢称呼人“阁下”的习惯,一方面说,亮对刘备的苛责,另一方面,也是对于诸葛亮一直背负过去,对他自己也太严苛了。

此时,刘备也回过神,说,“你对于机械的排斥太过了,我不希望会影响以后的战略规划,你应该和'他'多接触一些。”

不提“赵云”,用“他”来代指引擎之心,减少诸葛的排斥。刘备有自己的担忧,诸葛的精神太差了,像极了当初香香过逝时的自己。

那时候刘备差点走错了路,“Trance”是一种使人恍惚出神陷入幻想的药品。当年不是儿子太小,或者香香没有复活,可能刘备早就崩溃了。

“他连移情都不接受,更何况幻觉?”香香望着离开人指挥官,对担心的丈夫说。

“不,”刘备苦笑,“怕出于过分自责。”

幽暗的作战室,深蓝色的机甲立在角落,成捆的电缆接在机身上,诸葛踏上移动台,站在“引擎之心”的对面。

抬手取下面甲,露出青年沉睡的脸,柔软的棕色头发,英挺的五官,小麦色的皮肤,无力的后仰着头,在夜晚不明亮的光下,好像闭着眼,睡着了而已。但那属于机械未苏醒前特有的,无力感,让人回神。

只是机械而已。

You can't wake up, this is not a dream.

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你以为你生活在梦境里?

“赵云”并不意外看见眼前漂亮的年轻人,刘备早就交代过,非战时他要陪伴指挥官,这个“陪伴”的最低标准是,照顾对方,避免对方受伤或者自残,最高标准是,另对方“移情”。

而在他的记忆里,指挥官是“赵云”的恋人,一个亲昵,而陌生的存在。

“不会觉得屈才吗?”指挥官在带走他之前问。

“机械的价值就是被人使用,”他回答,“在被更先进的机械取代之前,我希望可以提供更多价值。”

被您使用,是我的荣幸。

“赵云”很快在诸葛的生活里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家中打扫院子,准备三餐,从各种堪比刁钻的角度照顾着指挥官挑剔的生活习惯。工作中则是提供助手的服务,安排日常工作,沟通下级军官,将指挥官随手写出的草稿,整理成有条有理的文件。

有记忆卡的“他”,了解着这个年轻的指挥官。赵云离开后,诸葛之前的生活就像坍塌了一块,事必躬亲的麻烦更加强了精神上的折磨。而现在,“赵云”的生活就是围着他转,以前赵云兼顾军队的事,也未必能提供这么多的陪伴,诸葛承认,“他”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

但,只是机械而已。

You're part of a machine, you are not a human being.

你是冰冷的机器,你根本不属于人类。

“赵云”将晚餐端上餐桌,他本身是机械,做菜完全照顾指挥官口味,按上将的记忆做成。

少油,少盐,不吃辣,不吃醋,不吃葱,不吃香菜,但是不能寡淡无味。

诸葛尝过,跟赵云做的一模一样。他很客观,并不会发表“这是机械人做的,所以它没有人情味”这种幼稚而偏颇的发言。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是机械,他甚至会以为赵云回来了。

不愧是通过“图灵测试”的高级AI。

诸葛想,他有什么不满呢?

“赵云”的非作战时间完全属于自己,机械不需要社交。

就像被独占的恋人。

“赵云”的举动和行为完全从他的角度出发,甚至可以为自己牺牲。

但他也可以为任何人类牺牲。

他,只是机械而已。

Low on self esteem, so you run on gasoline.

你是没有人格尊严的机械,你是依靠石油运作的。

————————————————————————————————————————————
下节剖析完美情人“赵云”的内心世界,虚拟人格的内心戏。亮亮已经了解意识到“他”对于自己是不可或缺的,但痛恨对于“赵云”,自己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和任何人类一样的,人类。

另外解释一下关于“图灵测试”,图灵测试是测试人(多人)在与被测试者(一个人和一台机器)隔开的情况下,通过一些装置(如键盘)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问过一些问题后,如果测试人中超过30%的人不能根据答复确认被测试者哪个是人,哪个是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

1950年,阿兰·图灵在那篇名垂青史的论文《计算机械与智力》的开篇说:“我建议大家考虑这个问题:“机器能思考吗?”

文中,“赵云”做的饭与亮亮记忆中的一样,他的行为也高度模仿赵云,所以亮亮迷惑了。而“赵云”能否思考,能否爱,这个问题,下节会写。





评论(4)

热度(34)